和南書齋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笔趣-第四十八章 大打出手展示

Quincy Orson

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
小說推薦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离婚后,全网黑顶流回家当亿万团宠
梁锦声音越来越小,她发现喉咙竟有些哑,发出声音非常吃力。
“祁,闻……”声音涩哑。
她视线也逐渐变得模糊,身体软成一滩。
恍惚间,梁锦看到一抹黑色,感觉到祁闻停了下来,抱着她的手一下收紧,勒的她有些疼。
努力睁了睁眼,司寒云的脸那么突兀的进了梁锦的眼。
是他……
梁锦张嘴想说话,可是意识模糊,连语言能力也变得迟钝起来。
祁闻眯着眼,盯着不远处的司寒云,“久仰司少大名。”
一个让梁锦爱了五年还受尽欺辱的男人。
他还真有点好奇,司寒云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让梁锦这般。
天籁音灵
“原来是祁少。”司寒云面色毫无波澜。
他和祁闻年少时见过几面,两人都心高气傲,针尖对麦芒,每次见到都会打一架。
但后来听说祁闻得罪了某个家族,被安排去了国外,两人就再没什么交集。
司寒云视线停留祁闻怀里的女人身上,待看清楚是谁之后,颇为意外的挑眉。
梁锦怎么和祁闻搅在一起了,她刚不是和江隐很亲昵吗?
此时,梁锦靠在祁闻怀里,面色有些苍白,额头渗出虚汗,眼帘半垂,又挣扎着睁开。
她手臂无力垂下,指尖动了动,食指颤巍巍抬起,指的是他的方向,而后又落下。
看得出来她在努力保持清醒。
司寒云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古井无波的眼里露出一丝复杂。
祁闻见状,搂紧了梁锦,刺道:“司少这副表情,是还舍不得前妻吗?”
司寒云抿唇,并没有接话。
他看的出来,梁锦状态不对劲,他和祁闻虽没什么交集,但也知道他名声如何。
极端,暴戾,阴晴不定。
司寒云不说话,而怀里的梁锦一个劲儿的挣扎着要开口,祁闻体内的暴虐因子蠢蠢欲动。
他舌尖顶了顶上颚,冷笑开口:“还请司少别挡路,你们已经离婚了。”
祁闻迈开脚,眼睛盯着司寒云,眼底阴云翻涌,如一只警惕的猎豹。
梁锦看着离司寒云越来越近,心里在呐喊,嘶吼。
救救我,司寒云,救救我!
求你,再救我一次!
可是,她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司寒云不知道她是如何焦急,煎熬。
梁锦急得眼里蓄了泪,随着眼睫的颤动簌簌落下,顺着脸颊滴在祁闻手臂上。
感受到手臂上的湿意,祁闻一下觉得那个地方灼热,滚烫。
他手臂骤然收紧,恨不得将梁锦嵌进自己怀里一般,眼神幽幽落在她布满泪痕的小脸上。
“锦儿,哭什么,野男人的孩子,咱们打掉就好了。”
祁闻声音低低的,深情温柔,仿佛他是梁锦丈夫,而梁锦肚子里怀的是其他野男人的孩子一样。
像极了一个深情款款又善解人意的丈夫。
梁锦闻言,心口砰砰狂跳,她不要打掉孩子,不要!
无尽的求生欲和恐惧下,梁锦终于憋出一句不完整的话。
“司寒云,救……”
话还没说完,她再支撑不住,彻底昏了过去。
就在此时,祁闻抱着梁锦和司寒云擦肩而过,后者仍旧是那副平静无波的样子。
梁锦的裙摆轻轻拂过司寒云的手臂,像一阵清风。
他突然伸手,拽住了祁闻的手臂,声音沉沉:“放开她。”
祁闻脚步停下,视线斜过来,压抑着汹涌怒气。
司寒云迎上他的视线,瞳仁漆黑,如万丈深渊,只一眼就让人胆寒。
两人视线在空中碰撞,火花四溅。
祁闻勾唇道:“看来司少是想打一架了,正好,我也好久没有和司少切磋切磋了。”
他挣开司寒云的手,动作轻柔的将梁锦放在一旁的草坪上,抬手将她脸颊边的碎发别到耳后,指腹微微摩擦着她的唇瓣。
“等我,等我带你回家。”
半傻疯妃 小说
祁闻起身,转身的那一刹那,脸上的柔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怒气,如一只被激怒的野兽。
他扭了扭脖子,突然弹射出去,速度极快,飞起一脚。
司寒云眉眼一凛,双手交叉格挡在胸前,生生挨了一脚,后退了两步。
祁闻歪了下脑袋,眼里全是嗜血燥意:“司寒云,你不是喜欢叶浅吗,怎么现在又和梁锦纠缠不清了?”
“怎么,知道她是梁家人,就开始舍不得了?”
司寒云半垂着眼帘,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动作慢条斯理,表情云淡风轻。
“要打就打,别废话。”
祁闻看着他这幅模样,彻底被激怒。
两人招招凌厉致命,你来我往,谁也不让谁。
骷髏精靈 小說
另一边,江隐等梁锦等不到,便过来寻找,听到了打斗声。
他过来一看,只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打的不可开交,而梁锦躺在不远处的草坪上,双眸紧闭。
江隐心里“咯噔”一下,梁锦可别是出事了!
他迅速过去,祁闻也是第一时间发现他。
察觉到江隐的目标是梁锦,他立即吼道:“不想死就离她远点!”
江隐动作不停,很快就来到梁锦身边,拍了拍她的脸颊,焦急喊道:“梁锦,梁锦?”
祁闻见状,扭头就要冲过来,可被司寒云缠住。
司寒云对江隐喊:“带她走!”
江隐瞥了不远处的二人一眼,立即将梁锦抱起来,转身就走。
亲吻之后谈场恋爱吧
“你给我放开她!”
祁闻一下疯了,不管不顾冲过来。
可司寒云也不是这么好摆脱的,他紧紧缠住祁闻,冷笑道:“怎么办,梁锦好像很受欢迎呢。”
听着司寒云故意刺他的话,祁闻眼珠子猩红,恶狠狠的瞪着他。
“司寒云,要不是我出国了,你觉得你能有机会伤害梁锦?”
“原来你喜欢她。”司寒云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祁闻眉头狠狠跳了下,不要命似的攻向司寒云。
“我杀了你,我要给梁锦报仇!”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祁闻越是暴怒,司寒云就越是淡然,一如年少时。
而此时,江隐已经抱着梁锦迅速出了庄园,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是怎么了?”
“卧槽,祁闻和司寒云在酒窖那边打起来了!”
一句话,瞬间把众人引到酒窖那边。
九月轻歌 小说
江隐没心思理会其他,上车之后,他立即驱车到医院,给梁锦检查身体。
梁锦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Copyright © 2022 和南書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