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南書齋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人在迪迦,女裝的我娶了居間惠 愛下-第二百一十七章 很有紀念意義啊推薦

Quincy Orson

人在迪迦,女裝的我娶了居間惠
小說推薦人在迪迦,女裝的我娶了居間惠人在迪迦,女装的我娶了居间惠
形态方面进阶变得要更加轻松,但同样的不同的形态被系统划分成了不同的个体,最简单直观的描述一下就好比苏木获得了阿尔法装甲后苦练阿尔法装甲的等级,有可能阿尔法装甲会变得强出天际。
但强的仅仅也只是阿尔法装甲形态罢了。
个体的初始形态没有经过锻炼还会是一样的弱。
而苏木又不能一开始上来就变成阿尔法装甲,他得首先是初始形态,之后再变身。
在这个过程中,初始系统被人秒了那苏木也只能含泪接受这个事实。
也没啥话可以说。
“所以这也算是有舍有得了吧?”苏木自言自语的说到。
晚上在做饭的时候武藏跑过来问出了苏木变身具体数目的问题,苏木手里一边拿着锅上下颠晃,回头看了一眼武藏,一边回答说三个。
武藏眼神疑惑:“三个?你确定没有骗我吧?”
“骗你干嘛?”苏木无奈说道,“有必要吗?”
武藏一想也是哈,点点头道:“好吧。”
说完,武藏又情不自禁的吞咽下一口唾沫,食物的香气让她馋涎欲滴。
傍晚。
“好吃!”
“太棒了!!”
“苏木你的厨艺简直就是神啊!”
听着武藏的夸赞,苏木有点无语,武藏这也不是第一次吃了,这反应还这么夸张呢。
他移动视线。
居间惠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口一口的吃着。
嗯…还是说惠子姐的吃相让人觉得更舒服啊…
極 靈 混沌 決
看惯了武藏吃相后再去看居间惠,不得不说这简直是一种享受。
犹如天壑,一个天一个地的差距。

再三决定,最后还是决定不锁门,就那么关上,剩下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了。
苏木躺在床上,一时半会儿没睡着。
脑瓜子里嗡嗡嗡的响着。
又期待又害怕。
居间惠今晚上还会过来吗?
过来了会做什么?
二十九 小說
像是昨晚那样表面上抱着自己相拥而眠,结果在自己失去意识后就抱着自己一顿乱啃?
这些杂乱的思绪扰乱着苏木,就…怎么都睡不着,最后猛然直起身子,用力的吸了两口气。
窗外天空是一片深邃的蓝色,有皎洁的月光从天穹洒下,将地面上沉寂的万物照得彻亮。
时间不算晚,苏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床踩着拖鞋出了门,悄悄的走到了武藏的门前。
门啪嗒一声打开。
武藏的脸从门缝中出现,问道:“怎么了?”
苏木叹气道:“我睡不着。”
“有心事?”
“算是吧。”
“那就先别站在外面了,进来说吧。”
武藏的房间还是那个老样子,充满少女心的粉红色墙纸以及一架四面装上薄纱的大床,床上还堆放着很多玩偶,拳头大的和等身大小的都有,不过最让人在意的还是四仰八叉躺在枕头上的一个等身灰色熊偶。
玩偶的两只手随意的摆放在两边。
武藏轻轻将门关上,走过来。
苏木面色古怪:“武藏,你晚上还要抱着它睡觉吗?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很好奇…”
武藏怔了怔,继而怒道:“关你屁事?”
“好好好,我真的就是纯属好奇,你别反应这么大嘛…”苏木强忍住没有笑,对武藏的印象又一次发生了变化,看着这家伙嘴上说接受不了自己的变化,可实际上这接受的不是很快吗?
这晚上都直接抱着熊玩偶睡觉了都。
“又不会怎么样,抱着东西睡觉会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都不知道么?”
“再说了,我现在也看开了,反正到时候总会变回来的,就当是一段新奇的旅程去体验就好了。”武藏咳嗽两声,冷着一张脸转移话题道:“你还没说你过来找我干什么呢?有什么事情快点说吧,早点解决了。”
苏木也没有在武藏睡觉的话题上作过多的纠缠,面露挣扎之色:“就是关于惠子姐的事情,我现在心情很奇怪,百感交杂的…”
“具体点呢。”
“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如果她再像是昨晚那样…”
武藏还以为苏木是因为事情而烦恼呢,没想到是这种事情。
她嘴中切了一声,鄙视道:“拿着没用的东西可以给我,我不嫌弃,还很喜欢呢。”
苏木头顶冒出一个问号:“什么意思?”
武藏一脸无语的拉住苏木,走到门边一脚将苏木踹出去,一边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
“盘她啊!”
说罢,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了,苏木被关在门外。
“…”苏木。
在冰冷的地面上坐了一会儿,苏木好一阵才回过味来,面露苦笑,忽然举起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
确实…武藏的话说的很对。
另外…自己还真是有够逊的哎,居然会为这种问题而烦恼。
哪有男人会烦恼这种问题?
对啊。
答案不就只有一个么?
盘她!
再次从地上起身之时,苏木面容已经变得坚定,他没有再回自己的房间,而是步伐轻巧的钻入了居间惠的房间。
居间惠穿着丝绸睡裙坐在床前看着外面的风景,入神的样子让人不忍去打搅,苏木就猫着腰静静的在一边看着她的侧脸。
很美。
弄得人心痒痒的。
有道是饱暖…夜晚旖旎,这么安静的环境下不做点总让人觉得不太好。
对不起自己。
居间惠出神的望了一阵窗外的黑色天空,昨天已经很让人满足了,要不今天就先歇一晚不去了?嗯…可是这样又有点不甘心,抱着小木睡真的很舒服…软绵绵软乎乎的让人一旦抱住就不想撒手了。
“还是去吧。”她最终还是遵循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收回目光,就在这时候,一道黑影从角落冲上来,居间惠被吓了一大跳,猝不及防之下被扑倒,下一秒被扔到了床上。
“谁!”
苏木没有说话,上前和居间惠紧紧拥抱在一起。
居间惠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自己的家里有其他人进入吗?刚要用格斗技进行反制,她动作忽然停下,抽了抽鼻子。
这股熟悉的香气…
居间惠目光惊讶的看着伏在自己身上的那道身影。
是…
小木?
苏木抬起头,冲着居间惠笑了一下,居间惠陷入失神状态,没错,竟是真的苏木,怎么会??今晚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小木会…
他娘的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把事情想明白了罢了。
苏木嘴唇轻微拨动居间惠的耳根,道:“惠子姐,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
居间惠红唇微张,想说些什么话,可苏木没有给居间惠说话的机会。
苏木低头下去。
“惠子姐!我来报仇了!”
“昨晚那个不算,现在这个才能算作是初吻。”
“唔啊…等等…”
霎时间,黄鹂鸟清脆甜美的鸣叫声响起,清风拂过刚刚抽出新芽的柳枝,绿意盎然的大树有树叶落下,在清澈的湖水表面激荡起一层层浅浅的涟漪,一旁绿色草地中的花朵群纷纷抖动着身子散发出诱人的香气,春便在乱花深处鸟声中悄然而至了。
一个美妙的夜晚。
但同时又不是那么美妙。
要是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听鸟鸣的,像是武藏就便是那种尤为不喜欢的。
将自己的脑袋埋入玩具熊的胸口,武藏拿了个枕头死死盖住自己的脑袋,真的很想在这个时候狠狠的嚎叫一嗓子去吓吓他们。
tmd要不要人睡觉啊!你们这两个家伙!
苏木也是,胆子还真是够大的,是真行啊。
说了就冲了。
武藏这会儿就很烦。
除了不堪忍受噪音扰乱的烦恼之外,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她觉得烦躁。
不想了不想了,还是睡觉吧。

睡个蛋蛋啊!根本睡不着啊!
武藏一脸生无可恋的望着天空。
看来今晚是睡不了一个好觉了。

苏木睡醒了。
“小坏蛋。”居间惠伸出手指,在苏木的脸上轻轻的戳了两下,红着脸小声嗔道。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苏木怪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嘿嘿嘿。
居间惠将头枕在苏木的胸口上,手指轻轻在苏木的胸口上划着圈圈,很是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夜晚的战斗太激烈了,说句老实话,她现在身子还酸着呢,连手都有些抬不起来了,不过心情很开心很满足,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化为了现实,并且首先迈出这一步的还不是自己。
也就是自己的一片情义没有落空,而是获得了等同的回报,这怎能不让人开心呢?
忽然,居间惠感受到一点不对劲,望着苏木表情古怪道:“又来了?”
苏木挠头表情无辜:“正常现象,正常现象,这很正常的…额,惠子姐,你看…”
居间惠一扭头,哼道:“还要上班呢,不准想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口嫌体正直嘛,懂的都懂。
早操有益身心健康。
陛下!强扭的瓜敲甜
居间惠穿好衣裳,看着苏木在那里叠床单收床单,便一脸疑惑的问道:“小木,你在干什么?”
“额…收起来啊。”
居间惠更疑惑了:“为什么要收起来?”
苏木老老实实的说道:“不是很有纪念意义吗?”
“…”居间惠。
居间惠气道:“这种东西有什么纪念意义啊!有必要收起来吗?”
“有啊。”
却见苏木很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表情认真的说道。
“我还是处男呢。”
居间惠:“?”


Copyright © 2022 和南書齋